駁二特區種植的小花  

 

那個……已經在小小事務所上工一個星期了,

嗯~老闆大人還不記得穎的本名,從顧客名號到前任助理名稱,

甚至叫出女王妹的大名來,都沒有一個是對的……存在感薄弱呀穎。

穎當下很冷淡的回應:是妹妹的名字。

老闆、老闆娘、林姐用一種啥的表情看著穎,

又冷靜的說:那是我妹妹的名字。轉身上樓找尋老闆要的資料。

 

結果,立刻傳來一陣嘻笑聲,直呼:好巧,是她妹妹的名字。

那又如何,又不是穎的名字……(傻)

接下來,老闆大人乾脆直喚穎:小姐~妳這個日期要蓋上去哦!

內心無奈又無言的OS道:小姐咧!啥東東~~

 What??!!  

反正,穎是不重要的小咖,隨時會被老闆大人您換掉,

所以哪,穎心裡倒不是很在意這件事情;

這幾日,開始陸續處理一些簡易的文書,初次接觸,

難免手忙腳亂或弄錯格式,不過,均算OK的範圍。

 

做不好被罵是應該的,但什麼都還沒教導,就要穎一次就上手,

可有點為難穎,畢竟,隔行如隔山,再說,就算同行業,

不同公司就有不一樣的行事作風,有位噗友跟穎分享了,

她們法律事務所也是,有個十幾年經驗的資深專員一進來,

還是花費了將近兩個月才上手,原因無它,做事方式等都不同。

小鴨-東張西望   

穎是不會抱怨這一點,只是,老闆大人心一急,口氣變得很差,

當下真的只能無言看了他一眼,繼續協助其他事宜,

這年頭EQ不好的主管很多,穎已經習慣了,不會在意超過 3 分鐘,

因為,穎曾經歷過等級更高強的老妖怪,加上處在女王妹身旁多年,

早已練就一身好本領,態度太冷淡又怕傷到老闆大人好心教導的心情,

穎偶爾佯裝受教的點點頭,再回應幾句:好、明白了、這個我懂了等等。

 

不是拍馬屁就好,稍微滿足一下老闆大人的小小自尊,

有時候,順著毛輕輕梳個幾次,他會比較心平氣和一些,

有被誇獎說:在他教的這些新人中,穎算聰明的,能舉一反三。

推推鏡框,穎一點都不會感到高興或驕傲,出社會也有好幾年了,

待過不少職場環境,見識過不少主管作風,心態不算麻痺,也算淡薄了。

 菸~~~   

而某日下午,顧客一批連帶一批進門,完全沒有時間喝幾口開水,

老闆大人立即心急,要穎繕打某份證明文件……穎沒做過,

然後,穎先承認是自己的不對,因為根本不知要從哪裡調出空白表格,

壓根沒有碰過實際案例,林姐也來不及詳加說明,這幾天忙到快死了!

結果他脾氣頓時焦躁,一邊啐罵、一邊揚起手中的紙張,說道:

妳這個人,真是一點法律常識也沒有,這麼簡單……等,以下省略。

 

嗯~穎呆愣了幾秒,茫然地望了下電腦螢幕,不回答才是明智之舉,

內心OS道:早曉得你想找法律系的學生來做這份工作。

這些天,發掘老闆和老闆娘還在面試應徵者中,穎不是笨蛋,

別以為在外頭的小桌椅閒聊,就當作穎不知情……本人眼睛很雪亮的!

黑貓-轉眼珠思考    

老實來講,穎在內心冷笑著,因為啊~老闆唸穎沒有半點法律常識,

當下在心裡嗆道:司法高考通過的您,難道沒有勞基法的一丁點知識?

上班至今,已經多少日子了,完全沒提到要幫我加勞健保耶,

光這一點,穎在法律上已是站得住腳的那一方了。

 

這小小的插曲過了一會兒,穎起身拿取,在他叨唸下完成的表單印刷本,

經過林姐座位時,她偷偷對穎笑了下,穎也回了個大大的賊笑。

呵呵,練就充耳不聞的功力,目前加深中~~會唸也抵不過穎媽和女王妹,

況且哩,這一個星期以來,幾乎每日忙到快往生,還延誤了幾次下班。

學螃蟹橫走的小兔    

這不打緊,每次都這裡教穎一點、那裡指導一些,簡單的、稍有難度的,

全混亂在一起教導~林姐說了這個、老闆講了那個、

老闆娘要求進階的要快點上手,直接攤開已完成的案件,對穎講解……

抱歉,穎資質鈍然,無法盡快上手,請多包涵,未來的日子裡,

除了趕快認真學習外,對於您與夫人的啐唸,將繼續不當一回事!XDD

  

穎倒是挺喜歡外出收件及送件的,與事務所合作的顧問公司,

現今較常往來的有 3 家,一家一個星期往來一次、

一家兩、三天往來一次、一家天天都有案件要審核~~

離事務所都不算遠,騎著嘟嘟出門,沒有補貼機車加油燃料費就是了。

這幾家顧問公司的負責人,皆非常客氣又親切,尤其天天往來那一家,

還問穎姓啥,不過穎猜想,他們大概也忘記了,穎愛無存在感的低調!

但有問穎還習不習慣這份工作之類的,態度讓人心情愉快哪~~

 開心搖晃~~  

另外,再次證實,這個世界……不,整個高雄市是非常小的,

繼前一回,在派遣公司看見無良的小公司頭家之後,穎沒去打招呼,

冷淡地閃過他~執行手中的文件;而這一次,在事務所的某天上午,

大概 10 點左右,某位在穎待過的大型派遣企業中,

擔任業務的小主管,竟於上班時間前往辦理私人事宜,

可想而知,他絕對不是請了假,而是經常這麼做,穎非常清楚。

  

因為他的名聲在行政部一直很黑暗,幾乎得罪過所有的行政同仁及助理,

在該大型企業上班近十年,分不清會計跟出納是誰?超級扯!!

他看見穎時,明顯一愣,但穎平淡冷靜地望了他一眼,說道:

您好,請在那裡先坐一會兒。右手攤開,往右方一擺,完全不起身搭理,

繼續處理電子文件,是不曉得他有沒有認出來,或是否困惑,

但穎倒是記得很清楚,當年在派遣企業時,因某件穎幫忙協助的事務,

不如他的預期,當然,穎是經過本單位的主管指示,並未刻意延誤。

tusky-雙手彩帶   

結果呢,他接下來的種種舉動,很明顯的是在刁難及欺壓穎,

甚至一度告狀到南區最大的上司那裡去,然後,該上司也沒回覆什麼,

直接唸他說:你們這些小主管問題特別多。

整個行政部對他很有偏見,而穎那時是剛出社會的小菜鳥一隻,

是有點受傷啦,但是,整個行政部同仁都為穎抱不平,倒不怎麼在乎了,

這樣黑名單的人士,仍然待在該企業,也令不少人頭疼就是了。

  

老闆大人和老闆娘經常把事情都交代一次,就希望穎上軌道,

嗯~該是準備一支錄音筆的時候了嗎?嘻嘻嘻~~

有趣的是,老闆大人一直跟穎說:妳的工作,在法院裡頭,

等於一位書記官或者佐理員,協助處理著大小法律相關文書。

Kitty-不了解   

冷漠靜然、毫無回應,穎當下在內心OS道:

以為穎不知書記官、佐理員一個月的薪資是多少喔?

書記官須參加國家考試,合格才能擔任,穎不談這職務;

而佐理員,穎曉得就算是一般約聘職,也有 2530K

按照薪資、福利、制度等等,根本無法比較呀,何況,

工作性質如同個打雜小妹一樣,不用太專業、也不用太不專業。

 

不過,穎均當作一種職場學習,包括上門來辦理事情的顧客,

穎皆稍微觀察了下,因為啊,就算是高知識份子的博士教授們、

自行創業的大老闆們、擁有無數財產的土豪們……等等,

對於這一塊法律相關的事宜,仍屬陌生,老闆大人現身親自說明,

好半晌,講到脾氣都上來了、嘴巴乾到快破了,不見得聽得懂,

沒錯!真的隔行如隔山咧~~

米滷蛋-上下揮動   

結果,上星期便秘,這星期卻因太忙,而緊湊到拉肚子,小糟糕的說,

精神狀況依舊到下午就虛脫,這陣子是著了什麼魔,客戶綿綿不絕前來,

那也不關穎的業績,閒得要命、或忙得要死,都領相同的薪水,

好處全往老闆口袋裡去了,自行創業的關係,案件一多,月薪很可觀。

 

話說回來,這些日子,依舊忙碌到不行,穎這隻小菜鳥都這樣了,

何況是資深林姐咧,每天到下午快接近下班時刻,我們兩人彷彿被吸光般,

整個人虛軟無力極了,總得回到家、運動完、洗好澡才會活過來,

想想,哪來那麼多東西可以寫呀!不知不覺中,又寫了好幾頁,

穎的文字表達能力太強的關係嗎??!!(毆XDD

 賊笑不止~~   

近期,體重又稍微下降了些,自從去年生日後,請參考:

http://takuvanyiing.pixnet.net/blog/post/31622053

穎並未認真的在執著這件事情上,不是發懶,只是順其自然,

一樣飯後散個步,晚上去駁二特區快走 3040 分鐘,

吃喝拉撒還算正常,這幾天上班太忙,上廁所及喝水時間有點被擠壓,

便秘了三天後,又拉了兩天……抱歉,不該在此說這些……

目前的體重大多落於 5455kg,最輕一次來到 54.6kg,就維持吧!

 

老闆娘要求穎午飯後,待在事務所前面散步就好,別走太遠,

以免顧客上門,沒有人招呼及詢問事宜……嗯~那不叫散步耶……

 嗯...我想想...  

takuvanyi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