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ity cafe' 高雄中華路上文東門市-冰美式咖啡試喝,還不賴!  

 

此回代理,進入 7、8 月份時特別忙碌,

大大小小的莫名事件有又出奇多,如玉姐也得一週回來兩、三次,

又因年度績效考核的關係,台北總公司的人資經理,

請如玉姐提前回任,敲定於 9 月 28 日當天,

而穎最後決定的離職日期為 10 月 18 日,近半個月的交接時間。

 

嗯……在如玉姐育嬰留停期間,台北人資單位聘請了兩位新人,

全為長官級人物,一位詹首協、一位劉副理,

前者現任為人力資源部的最高長官、後者為負責招募的頭頭,

所以,新的長官將有新的作風及氣象,首先……報告變多囉!

每月、每週與不定期……等等,所要回報給承辦人員的資料,

頓時,多出近 10 份,加上自己地區性的職務內容,

叫人有點吃不消咧~~~

 

而如玉姐回任當日,正好召開首次績效考核說明會,

由人資單位的詹首協南下,至五福辦公室的會議室,

為眾位主管級人物講解和說明,結束完畢,如玉姐特地擔誤一些時間,

與這名新首協好好談論一番,主要是,身為地方性人資專員,

極少有機會與台北總公司的主管或同仁親自聊聊,甚至見面,

因此,對如玉姐而言,算是個難得的時機點。

 

那天下午,如玉姐跟首協談論了許久,突然要穎進去會議室,

接見首協……簡單地聊了幾句,穎有一股「是在面試嗎?」的感覺,

最後又問道,穎打算做到何時?!嘿嘿……(內心乾笑)

原來,這才是你們的目的哪~~~如玉姐回任前幾日,

人資經理就詢問了這個問題,讓穎深深認為,利用完畢無價值,

為了不使得中心成本預算超出,急忙地想把佔用資源的人丟掉。

嗯嗯……這一點穎早就看透且想開了,只是,有必要那麼明顯嗎?

 

私底下與如玉姐討論了幾次,她有願向台北總公司申請名額,

請求多一位工讀生……也就是想法子將穎留任於人資單位,

理由很簡單,就是───工作量暴增、報告暴多、公務暴雜……等,

在代理職務的這段時日,穎不敢說全部,但幾乎 80、90 %,

皆由穎一個人獨立完成,甚至忙個三、兩天才做完的公事也有,

所以,只要穎一離開職位,呵呵,全數落回某人身上啦!

 

不過,詹首協挺清楚的回應說:「每個單位都想要人。」

沒錯,就是如此這般,公司不少員工到職數年,

升到一定的職位,某些較基層的事務便不想接手,

再來,其實不少中大型企業也開始擔心,老員工不退休、

若無新血陸續進來交接,到頭來,仍是公司吃虧,

因為某部份老員工可以領高薪不怎麼做事,公司成本一估,

便減少其他人事成本,但只要退休時期一到,一整批的退休潮,

就是這些企業得去承擔的責任問題嚕!

 

穎更早明白,留任機率比抓隻恐龍來得困難,挺釋懷地,

倒不如說,心境早就麻痺囉!沒有任何機會、沒有任何可能性,

不必用全力去爭取,只會使得自己更加難過及不堪,

還是順其自然,當作該來就來、該走得走的賺錢工作,

揮揮自己的手,瀟灑地收拾行李走人~~~

 

待在這裡的最後這幾天,內心小複雜,因為如玉姐的狀況,

尚未完全恢復,育嬰留停時間一久,她也就不容易習慣上班日子,

於是,一切應該及不應該穎執行的公務、非公務事物,

在她的交代下,均得去完成,有點累人沒錯,但心思一轉,

反正,穎再待也沒幾天囉,能夠做多少是多少吧!

 

另外,前陣子跟老媽提起,這份工作將告一段落的事……

呃……穎回前派遣單位的事情,始終沒有跟老媽說實話,

隨意編了個理由塘塞,當下……應該說那一晚,

老媽沒有睡好、穎也難得的沒有完整入眠,睡睡醒醒、輾轉半晌。

 

隔日,老媽佯裝不在意的說:「既然如此,工作再找就好。」

穎心裡明白的很,老媽超級在乎,雖然這些天依舊早起準備便當,

但那種越是不在乎的神情、越是令穎難受……

而女王妹則直接問說:「穎有在投履歷了嗎?」

頓時令人呆住好一會兒的直球,穎回應道:「有啊!」

早在 9 月底,已經陸續動作中,但仍然無回音……

 

等到一切均為虛幻,那麼不必在意、也不用在乎,麻痺似這般感受~~~

 

 

 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