咖啡林咖啡-這個位置不錯,可惜有點晃 

 

0321日月曜日:

今天……莫名其妙的一整個風平浪靜啊~~~(暴風雨前夕?!)

從早上至下班為止,這段辦公時段,異常平靜與正常,

普通不過的處理公事、偶爾閒聊、交接代辦……等等。

 

除了經常聽見侑侑教一次,要講第二次時,不耐煩的鼻氣音外,

太詭異了……懷疑公司被外星人佔領了!

但是,完全沒有動搖本人某種內心已決定的意念,

陷阱挖洞中的不安感浮現,待穎說來喵~~~

 

話說,上星期六晚間,與同期同事姻姻至「咖啡林咖啡」閒聊是非,

我們兩人談及剛進公司時,所發生的事情,姻姻比穎早兩天上工,

而我們同一個星期上工,姻姻於星期一報到,穎則是星期三正式上工,

當天早上,尚未完成報到,就得跟副理、主任,

至小港的某兩家門市執行盤點,中午時段才回到公司完成報到手續。

 

不知為何,那天下午晃了晃公司,總覺得這個地方,穎有些不舒服,

之後也沒多想,大概是新環境還沒適應,但先前的工作都沒有這種感受,

莫名地,一天也比一天不開心……沒來由的不舒坦,好想逃離……

 

那幾天,副理與會計提及過去的工作經歷和待業時間……等問題,

為了可以申請「就業啟航計劃」,詢問穎時,因有些不確定,

一家公司僅能有一個名額的關係,交由比較確定沒疑問的姻姻去申請。

 

是的,有些人應該已經看出端睨了,星期六與姻姻討論起這件事,

這個計劃列出不少申報條件,姻姻說,她比穎早兩天進來,卻發現到,

好像來面試的都符合這些條件耶,而姻姻跟穎也是,月薪僅 2 萬的小菜鳥,

若申請計劃成功,計劃將補助公司一個月 1 7 千多元,

等於,公司實際上一個月付給姻姻的薪資只有 2 千多元?!

 

而穎自行計算過薪資,按照輪班隔週休,一個月大概是月休 6 天,

按了按計算機,顯示出一天工錢為 800 元大洋,時薪為 100 元,

加班沒有加班費……勞、健保費也有自行支付的部份……

 

叫我們無奈的不是這個,而是副理和會計的態度,

多少是姻姻申請計劃成功,倘若她在一年內自行離職或被開除,

公司不但領不到這筆補助,連之後申請方案都將成為問題,

因此,對姻姻的態度跟穎比較起來,非常明顯的不同。

 

星期五那天,有點誇張,會計坐在管理部中,和計劃申請單位交談,

該機構說,兩個月後經費才會核發下來,會計大叫道:

「什麼?!還要兩個月喔!!!」掛掉電話,便與副理兩人在一旁低語。

姻姻私下跟穎講,那個時候,她心裡很不舒服,如果沒有她去申請,

公司根本沒有這筆補助,能夠以少少的金額請到員工,還嫌什麼?!

 

穎驀然有股,這份工作應該做不久的感受,一天比一天更磁場不合,

尤其,副理和主任特別喜歡找穎麻煩,這個不行、那個要注意的,

好似跟她們不同步,一切全是錯誤,必須得跟著她們的流程進行。

 

說實話,做過三、四份工作,包括兼任、派遣、約聘,

第一次所處的單位,令穎如此不舒服,先前不管如何被欺壓,

總是一下子就熬過去,哭過後更堅強咩~~~但此回,不知為何,

有股乾脆別忍耐,隨風飛揚的感受……會不會是自己想太多啊?!

或者,是自己不夠有抗壓性、不夠有磨練力、不夠好?!

 

國姐因擔心穎的狀況,幾乎每晚致電閒聊,她毫不拐彎抹角的認為,

這一次,穎是踏到大地雷,壓根不該進入這間公司的,全部都不太對勁,

聽穎的描述,國姐又說,不曾聽過穎如此低落及沮喪,彷彿末日般。

冷靜地回答道:「嗯嗯,可能是自己抗壓性不足吧!」

 

國姐 XXX 了好幾聲說:「媽的,之前在研究所那段也沒這樣子啊,

作專案助理被那位主任磨到車禍都得拚命時,也沒見妳反應這麼不好,

當我白痴呀,穎抗壓性太低,全天下沒幾個人才可以用了!!」

「呵呵,別生氣,那大概是自己適應不良吧!」穎輕鬆回應。

不敢再惹怒她,畢竟,肚子裡還有個小的,不想以後跟女王妹一樣......

 

「適應不良?」高八度的質問性揚聲,從電話那端傳來。國姐諷刺道:

「是她們存心不良居多吧!」又道:「不要一發生自己不舒服的事情,

就一直覺得是自己的錯,不要把妳妹那一套用在職場上,至少妳妹有人性,

她們,哼,我看,要不是妳符合那個什麼計劃的資格,可能找別人了。

呆妹,妳一定是卡到陰了,去他的什麼副理跟公司,不怕報應找上身!」

 

……比較熟識國姐後,有股她是黑道世家的感覺,吵架可能很少輸,

打架嘛……聽說她柔道有不錯的級數,要不是家人不肯,

早就朝運動界發展,老爸身為職業軍人的關係,多少較有傳統印象。

 

另外,從侑侑言語間透露出,很怕穎學不好,沒做到該完成的事情,

或者了解公司相關制度,將使得她被主管誤會,是她沒把穎教好,

10 天內,我們都盡力了……

 

有數次,在教穎的當中,她都會唸說:「沒有仔細。」

穎虛心接受粗心大意的缺點,但後來發現,是她之前的表格輸入錯誤,

而穎練習做出來的是正確的,她什麼也沒說,要穎繼續完成著。

 

也經常發現,講解到某個程度,她會變得比較沒耐心,

也許是穎比較笨的因素,有時候,需要她再重覆第二次,

甚至等穎抄完筆記加以備註,老實說,穎根本沒把握一次全懂,

僅能請她再說明一回,配合找尋先前的舊檔案來加深印象,

請別指望穎能夠立刻上手,前三個月的慌亂已經有所心理準備。

 

姻姻也對穎坦白說,她發掘主任、副理在教她分類資料袋時,

只教一次,就希望她全部學會且貫通,甚至副理還叫會計把手中的文件,

直接讓姻姻去整理、分類……種種地象徵,使得兩隻小菜鳥不知明天在哪?

 

副理跟姻姻說:「妳這樣動作太慢了,人家負責這項行政的小萍,

一天可以完成兩家耶!」這位小萍已經因為病得太嚴重,引發肺炎住院,

期間,她們還不斷打電話問她事情,在辦公室內說她的不是。

姻姻委屈的向穎說:「小萍做好幾年了耶,我才剛來……」又幽幽地說:

「一個女生可以累到生病、導致肺炎住院好半個月,還一直打電話去煩她,

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,再這樣下去,我真的……

 

穎應了聲,說道:「星期五上午,打掃的時候,副理也問穎交接的情形,

可能看穎沒什麼把握的樣子吧,就有點不高興的說『人家侑侑工作很多,

還接福委會的任務耶!』,要好好學起來呀!」當下,穎回答喔的一聲,

面無表情的進行手中的清理動作,而副理可能看穎沒啥反應,便離開座位。

 

當時候,穎心想,侑侑也不是一進來就接福委會的任務吧,

聽侑侑自己說過,她是進來半年左右,管理室剛好輪到她,所以才接下,

否則,福委會的事項挺繁雜,每一季都得花費不少時間去弄好。

跟穎強調這一句,是沒有用的,又不是被唬大的!

 

只是,比起穎,姻姻更加無奈,設計背景出身的她,一直想轉換跑道,

行政職為她的目標,她說,為了工作她會忍耐下去,至少做滿一年,

也就是計劃補助的年度,而接下來她再打算,她認為依穎的工作經歷,

應該可以找到更好的……說到最後,穎也毫不保留的跟姻姻講實話,

自己大概撐不下去了~~~

這間公司的一切,不僅莫名其妙,簡直一整個不合!

 

與姻姻討論到最後,她們大概篤定咱們兩隻小菜鳥沒處可去,

可以被她們好好利用、好好欺負,甚至好好八卦我們一下,

娛樂、娛樂她們的辦公室休閒時光唄!

經常要求我們,教過一次、兩次的東西須立即上手,

如果沒有做好,下場……可想而知的不佳~~~

 

辦公室也不怎麼提供文具用品,要用就自己帶,連上班所需的原子章,

也得自行去印製一枚,姻姻還說,她滑鼠跟鍵盤都要自己帶來用!

喵的咧,包括衛生紙、L 型資料夾......等等,只差沒搬列表機了,好傻眼啊~~~

 

怎麼辦,穎越來越討厭這份工作了,首次有這樣子的感覺耶?!

是穎變得脆弱、變得抗壓性低、變得無法承受任何壓力了嗎?!

還是,一開始打這通詢問面談後結果電話,就是錯誤的呢?!

首度有種討厭去上班這件事情,媽呀,穎失去了勇氣面對這間公司哪!

 

完全無法去適應耶,自己到底怎麼了?!穎該怎麼辦?!好困惑喔~~~

 

 

 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