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0114 方形紙盒 

 

 

 

下午三點多,穎妹來了通簡訊,

要穎還之前向她借的 3000 元大洋,

當時的穎,為了考公職須得購買書籍,

剛畢業時還挺窮地,又無法向父母開口,只能向穎妹借用。

穎也並非不還,只是忽然忘了……

 

她還說除了 $$$ 的事情外,平常家用或零食都她在出錢、

家事穎也不做、現在有工作收入就還她之類的字眼。

 

穎簡單地回了封簡訊給她,寫著:

「穎的消費券全給妳 反正穎不用 反正穎的工作也快沒了」

當下,穎有很深切的無奈感,一放下手機,

對著公司的 PC 差點紅了眼眶,唉~~~

那麼,今晚穎回家……要洗碗嗎?

 

同理心的趨使下,穎能夠體會穎妹工作的辛勞,

但很多時候,穎妹卻無法理解穎的無奈及心情,

有沒有在做家事或整理房間,妳都看不到,

就算有,妳也只會尖銳的回應道:「有嗎?會做嗎?真的會嗎?」

當下穎就直接回嗆:「妳說穎不會,所以沒做啊!」

然後,她又一臉不爽,穎則不多予理會。

 

表面上和表面下均沒察覺,

以為穎什麼皆不做嗎?就算做了,還不是被妳嫌,

做不做妳都會講話下,那麼,穎乾脆不做了,

連同以後的事情,妳厲害均妳來吧!

家裡的日用支出幾乎靠妳沒錯,

但妳以為穎不想出力嗎?能不能找的到工作是穎自己能決定的嗎?

誰想每天閒閒在家等待工作?誰想一直都派遣工讀生?

誰願意一起床就擔心未來……

 

豈不知,不少人都出自於無奈、

豈不知,不少人都出自於現實、

豈不知,不少人都出自於困惑……

 

因此,下午心情驀然低落,一整個很沮喪……

恰巧,同事伽琪走了過來,手中拿了個紙袋,

說是等等如玉姐要來公司樓下,

問穎有沒有什麼如玉姐的信函要轉交的。

穎好奇的問道:「咦,怎麼會忽然過來?」

「順道出門洗車吧!」收起穎交給她的信用卡繳費單,

伽琪繞行行政組一圈,確定沒有其他轉交事物後,

回到原辦公位置,等如玉姐的電話通知。

 

大約四點左右,穎接到如玉姐的來電,

因伽琪忙線中,她已經在樓下等候囉,

穎簡單地回應了些話,一掛掉話筒,立刻找伽琪去!

嘿嘿,因為伽琪忙著業務的文書作業,

讓穎代她跑一趟。

 

抓起那包紙袋,穎跑至電梯口又跑回去問還有沒有事要交代,

伽琪則回應沒了,穎又快速地下樓。

東張西望好一會兒,才從正門前看見如玉姐,

暫時停車的關係,她無法離開太久,

兩人簡單地交辦了些公事,才道再見,

呵呵,如玉姐給予穎一些小點心咧,Lucky ~~~

那時,警衛伯伯才「終於」知道穎是四樓 XX 公司的員工,

他說之前都沒見過穎,這陣子莫名出現呢。

 

見到如玉姐有些倦意的臉龐(照顧小孩很辛苦)、

見到那熟悉又親切的笑容、

聽到那如往常般的女中音時,

穎頓時好像恢復了元氣,心情有好一些了,

感覺也不再低落。

 

穎知道穎妹有穎妹的脾氣和個性,

但她往往以為穎的性格就是如此好欺負,

要不是穎媽老說身體不好,要姐妹倆少吵嘴,

穎也不會一直擔任被害者的角色。

能當姐妹是很特別的緣份,如果妳覺得不重要,

那麼,穎也不會責怪妳,只是……

請別讓表面上的無心,轉變為表面下的有意!

 

若能夠,誰不想為家庭出一份心力,請別以為穎全當作不重要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幻穎居 Vanya's blog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