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麗島站的出入口

 

 

「灰」、「番」、「盧」……(太多無法備載)

是穎近來所受到的待遇及寫照。

因為離職會簽的關係,說離職會簽是好聽,

白一點叫做被裁員或被資遣。

不過,似乎兩位打電話來「盧」的男士都不太在意,

一個已有了更不錯的工作、一個剛考上書記官,準備受訓去。

 

今日上午,穎心情本來就不太好,

沒想到,那位考上書記官的林先生,因離職會簽少了幾張文件,

穎聯絡他繳齊和把資產表填妥,唉~~~

他真的可以當「盧王」了,一直跟穎解釋半天,

穎只道:「穎不懂什麼 IT 或資訊,僅需要請您把單子繳回,

否則,就會一直壓著,無法送件辦理離職證明。」

於是,他煩了半天,向耿銓兄問完又「盧」穎。

 

結束完通電,已經上午十一點多,穎與耿銓兄交談了幾句,

決定隨他去,東西不交齊,咱們也無法作業,

他急他自己的份就好……

下午午休一結束,他自己本人來送件,

(很好,套用耿銓兄說的。

急?就自己來跑流程啊,不要託助理!)

接著,就進入不斷討論相關事宜和辦理手續的階段。

 

原來,某些部分是台北的黃小姐誤導他,

以致於他認為很快就可以把離職證明拿到手,

他急……是因為要去執行書記官的受訓,

該位黃小姐就是那天下來面談資遣、

口氣不耐煩、表裏不一的那位。

 

而洪大哥請他乾脆在這裡直接打電話問台北黃小姐,

剛好行政組的人員與穎都在現場,

經過一番詢問……先生問黃小姐、黃小姐問穎、

小姐再問林先生、林先生再問穎……

之後呢,循環一輪才完畢。

 

為了安全及謹慎起見,穎不好意思地聯絡了如玉姐,

那些該收回來、那些該給老大蓋章、那些該寄去台北、

那些穎該自己先收著……

也交代志華兄和虹蘭姐他們下午將過去看如玉姐時,

順便轉交幾件信函。

 

整個確認完成,穎差點想揍人~~~

昨日為了不小心明細一事,麻煩該位黃小姐而感到罪惡,

心情一直很 DOWN ,經過這些事件後,穎倒覺得算了,

錯大件的人無所謂,咱們錯小件的人有反省過、對得起自己就好。

唉,這種人真是不可相信也,

當人資專員那麼久了,而且還是開國元老?!

竟然如此這般……心寒~~~

 

而應該姓「盧」的林姓先生咧……

觀察他先前的表現,以及言談等等各種指標,

這樣子的人竟要去當公務員?!

好啦,這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,而是「奇摩子」的感受,

想到要繳稅養這些人,內心就超「嘛滴」的!

 

好笑的是,林先生在與台北黃小姐談話的過程中,

小姐竟說林先生很「盧」,林先生則回應說道:

「不是他『盧』,而是她(指黃小姐)跟之前的不同,

也沒說明各項後續,只丟下幾張會簽請他自己來。」

見他們兩人互相爭論,穎壞心的心想,吵吧!吵吧!

可以的話,要拿刀互砍穎也無所謂。

呿,穎交代他的事情是對的,台北人資又亂說,想也知道,

如玉姐怎麼可能會教穎錯誤的事物咧!

 

這個星期,如玉姐與穎均被兩位主管耍著玩,

一個是門市的顏副理、一個是高屏業務專戶組的蔡襄理,

穎忙成一團倒無所謂,只是哪,

如玉姐是在坐月子休息的人,還要照顧小孩和料理一堆事物,

麻煩她的地方還不少,這些人一直在欠她債呢。

……(思考中)明年二月初,如玉姐正式回來上班那時,

這些人……要小心點了啊,如玉姐可以副總眼前的紅人唷!

 

咦?穎很壞心嗎?

這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?

啊!趕快把那根黑色長長、尾端有著倒三角標誌的尾巴收起來,

還有頭上兩隻黑短的銳角,先用壓下去、用頭髮蓋起來……

隱藏完畢~~~

 

本小姐脾氣算好,但也有個限度,尤其上述這些人,

總叫人不斷地嘆息哪~~~

台北人資也不知道是怎麼在運行職務的,

下午四點多的教育訓練,當日中午才通知,

好險為秘書助理人員職能座談會,僅有孫秘書要上課,

而穎抱持著好學的心情進去旁聽。

 

一樣囉,四點半開始的教育訓練,

穎四點十分就開視訊會議室,又拖到四點四十分才開課,

唉~~~~

課程是還不賴啦,只是講師的口條……覺得有些不 OK

也結束前,耿銓兄去看如玉姐回來,

把一些要處理的事項交給穎,於是,課程一完畢,

穎關完設備等物品,就一一處理,順便回個電話。

 

下班前,顏副理跑來跟穎說,他決定用星期四來面試的小姐,

所以……套如玉姐的一句話,這些人真是皮癢!

看來,下星期的挑戰也不輕鬆。

 

不在乎您們的言行,穎只想做好自分的工作,

管您屁啥,自己都不努力或認真,誰會替您用心?!

 

 

 

 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