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算次數,在這三個月中,穎第二次與穎妹冷戰,

不是不理會,而是對於她的一言一行抱持冷淡的態度,

不管她如何搞笑、如何扯話題、如何擺出有趣的動作……等,

穎都是冷冷地回應著,嗯、哦、是唷……

 

從小到現在,穎的個性皆任由家人惡搞,

穎媽和穎妹均認為穎脾氣好,可以隨意對著發脾氣,

尤其穎妹,常常只要不順她眼、不順她心意就生氣或發狂,

可想而知,被牽怒的一定是穎,

這兩次都是因為穎爸回家休息,晚餐過後穎就上樓開NB

不久,穎妹就會上來罵穎:是不會洗碗哦?

因穎爸通常會擔任洗碗者的角色,

縱使他是一家之長、工作最辛苦的人,

但,穎往往是最先用完餐的人,先洗碗的話,

好像一直在催人趕快吃完收拾的感覺。

 

上一次,穎沒有回答,安靜的坐在NB前,

這一次,穎反駁道:平常日都是穎在洗啊,

每次用完餐妳還不是堆著,是怎樣,一次不洗是罪人?

穎妹又回嘴:平常日?真的都是穎在洗?

連看都不看穎妹,穎忍不住的尖銳回應:

明明說穎不會洗碗,還要穎洗,很奇怪耶!

之前,穎妹幾乎都不斷強調:穎會洗碗嗎?會洗嗎?

穎若回答:會。穎妹又頂回一句:穎真的會嗎?

穎若回答:不會。穎妹直接頂回:穎會洗嗎?

 

久了,本小姐火大了~~~

時間將近一個星期左右,穎對穎妹的態度很冷淡,

比對「某老師」一樣(他是穎這輩子最不想再理會的人),

不論她說著多麼好玩的事情、做多麼有趣的動作,

穎仍是冷冷地回應:嗯。

 

或許,會覺得穎很無聊,但是對穎來說,

長期活在言語暴力的人,時間一長,心理多少會不平衡,

穎妹只要一不高興就可以直接罵人,

甚至還用台語罵穎女性的私密器官、髒話及三字經等等,

反正,她一直認為自己是女王,她什麼都是對的,

若遇到她不能處理的事情,再來裝可憐。

 

上次,穎與好友毛毛聊到此事,毛毛覺得穎妹還小不會想,

再來,就是穎的容忍度很高,要是她早鬧翻了。

穎則認為,這事情不是年紀小就可以推拖掉的,

對許多人而言,穎的年紀也算是小,

那麼,下次穎脾氣上來的時候,可以罵人祖宗十八代嗎?

反正穎年紀也還算輕嘛……

年紀與脾氣無關,重要的是看個人的處事態度,

沒有人不喜歡被尊重及正面看待的感覺。

 

因此,昨日下午,用完中晚餐後,不想與穎妹在家獨處,

穎一個人背著小斜包,到五福商圈獨自遊蕩,

從新淈江的寶雅生活館,逛到漢神百貨的紀伊國屋書店,

由中山大學站坐公車出發,然後從漢神百貨走路回家,

晃了幾個小時,穎慢慢地散步回家,

順便到亞藝影音鹽程店租借DVD回來欣賞。

 

老實說,回到家之後,心情仍然沒有改變,

對於穎妹,穎的態度還是熱不起來,

光想她下次發病的時間都不能確定了,

那麼穎還是一直維持原狀好了。

過去的穎,還會因穎妹尖銳的叫罵而掉淚,

自從在研究所遇見「某老師」後,開始學會冷眼旁觀,

你們講你們的,穎有沒有聽進去…….隨自己心意高興,

大家都很自我為中心,為何穎不可以?

所以,穎也要耍任性!

 

至於by bus和散步,是穎從台南搬回高雄後的改變,

過去的穎喜歡騎著機車到處爬爬走,

但現在非常喜歡搭大眾交通工具及走路的感覺,

由漢神百貨走回位在哈瑪星的穎家,大約接近一個小時左右,

扣掉穎偶爾停下來至便利商店看看書、吹吹冷氣,

減除到DVD出租店挑選想要欣賞的影碟外,

少說也有四十分鐘的時間,當作運動也不錯的說。

 

昨晚回到家快九點,整理了一下,

穎洗完澡後,泡了杯熱紅茶配巧克力,

再提了桶熱水加沐浴鹽泡泡腳,

午夜過後,自己放映了租借的DVD《國家寶藏:古籍秘辛》,

觀賞完畢,又閱讀了從書店敗來的文學作品,

大概在清晨五點左右準備入眠,豈知,

可能是過了睡眠時間的關係吧,直到了早上七點多才入睡。

 

有人問穎為何不開始調整作息,學習著早睡,

穎回應:其實很想生活作息正常的過著,

在台南獨自住在外頭生活的穎,

只要沒啥大作業、大報告要執行。

通常十二點之前就乖乖就寢,有時不到十點就已不醒人事。

 

但是,穎家很小,好友毛毛也常這麼說,

穎沒有自己的房間,跟穎妹睡在同一張床上,

加上穎自大學至研究所就住在外頭,時間一久,

這房間已經是穎妹一個人的,穎反而像個外宿者,

某些襯衫不能掛在衣櫥,只能摺疊起來在小小的角落,

包括穎的正式服裝及長褲等等,更別說這小小空間中,

穎自己的物品可能佔了多少成,有三成就該偷笑囉,

搬回家已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了,呵呵~~~

穎還有部分衣物用紙箱裝著放在一樓和二樓之間的小儲藏室裡,

毛有次還開玩笑說:穎家是穎的旅館喔?

穎笑笑地回答:是啊,沒自己的空間,還不停的被欺負。

 

穎妹在前鎮加工區當電子作業員,是上小夜班,

下午三點多上班,晚上十一點多下班的小夜班,

活動時間都在晚間,穎想早睡……那有可能?

她想吹冷氣、看電視、看小說就在房間裡開大燈,

好吧,那麼穎委屈點在樓下木椅上睡覺,

結果她擺著女王的架式說她一回來要看電視,

等她看到高興了又說,要到樓上吹冷氣、看小說……

 

睡眠這種東西,可以被切割嗎?

穎還曾經問說床墊呢?至少可以到穎媽的房間窩一晚,

因為那時的穎,隔天還得回學校上課,家裡只有兩間房間,

(本來有三間,結果穎媽在穎國小時打通一間,成為廁所)

穎妹直接用台語回了句:讀書是比較偉大喔!

雖然把房間讓給穎休息了,但總少不了一陣的言語暴力。

 

現在的穎,其實很不想住家中,連找工作都不是很用心,

因為能夠料想到穎未來開始正常上班的日子,

現今穎妹都說的很好聽,說什麼絕對不會打擾穎的睡覺時間、

早上起來不再吵到她就好……

全部都是屁啦!

穎還在睡覺時,她可以開大燈化妝、吹頭髮、講話大聲……

她在睡覺時,穎連開門拿個東西都會被罵三字經,

更別說開燈了。

 

要是跟穎媽反應,她總回答就兩姐妹而已,為何要吵架,

甚至說是要氣死她嗎?

拜託,穎根本連吵的資格都沒有,又怎麼可能吵得過她,

在家裡,大錯小錯全是穎的不對,穎妹可以耍任性,穎不可以;

穎妹可以隨意大小聲,穎也不行。

穎妹的任性與隨意均是穎媽與穎造成的,

從小就順著她,久了,她習慣了,

穎開始厭惡了。

要是人生的黑暗面,穎每天都在過,不想習慣也難!

 

親人是很難得割捨及討厭的連繫,只是穎……

不知自己可以忍受到何時,自己爆發時又是如何……

自己,都不敢去想像任何可能……

 

 

 

註:現在所播放的歌曲為ZONE之<愛的證明>

在滂沱大雨裡 哭喊 流淚 有誰會知道…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幻穎居 Vanya's blog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takuvanyiing
  • 感謝妳的回應,值不值得已經不重要了,只是心中有股一直未被尊重的心情,對穎而言,那種無形的傷害會更痛、時間更久,莫名地,在心中成為一種折磨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