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啥?」

驚呼由李子凡的景威宮傳出,聲音的主人似乎感到不可思議。

莫名地望著皇兄,不知他訝異的表情從何而來。昨日稟報母后他與段沁穎的婚事,只見母后及母后娘娘受到什麼驚嚇般地失神,一位瞠目結舌、一位懷疑他生了大病,若非木捃廷一旁不斷解釋及答腔幫忙,依他看來,得先傳御醫上官楓亘進宮看診後再談論了。

他將迎娶段家二千金的事情,難道如此令人驚訝不成?

「皇兄的反應令皇弟不解。」一派溫柔笑道,李子亦打從內心為李子凡高興,反而不明白李子顥的驚訝神情由何來。

皇弟一表人才、處事作風果斷,為難得一見的奇才,若不是他冷凝神情嚇退了多少千金閏秀,娶親還以為是多少年後的事,如今傳來喜訊,他無不祝賀的意思。

看來,這位段家小姐似乎與一般大家閏秀不同,不然,怎會使得一向冷酷性子的皇弟在乎到想直接娶進宮,自從皇妹出嫁後,宮中……好久沒辦喜事了,加上皇兄即將迎后入宮,可真是雙喜臨門哪!

「你要娶那隻猴子?」李子顥質疑地詢問,眉角挑高。

他們兩兄弟還真一致,相中同一家的千金,但段沁穎的玩性重、好動如脫兔般,他與段沁瑄見面相約的那段時光中,還不時從中搗亂,以控訴他欺騙沁瑄真心的微慍眼神,盯著他不放,好似他臉上就貼著負心漢等三個大字,而他也毫不客氣的直呼她像野猴般,碰碰跳跳地圍繞在他們身旁,打擾兩人的獨處時間。

「猴子?」李子亦眨眨眼睛,一副不會吧的表情。

女孩子怎麼可以被說像猴子,天哪,他無法想像腦中呈現的畫面。

見李子亦的失笑出聲、李子顥怪叫的神情,李子凡以扇柄輕敲桌沿微怒道:「皇兄!」小妮子是好動了些,也不必以猴子稱呼之吧,對一位未出嫁的女孩兒多沒禮貌。

對於他的怒氣感到不以為然,李子顥輕嘆了聲,端起茶來啜品嚐。

「好吧,那麼潑猴如何?她自個兒承認的,可別說皇兄亂造謠。」他說段沁穎為野猴,而她自己毫不客氣的回答潑猴比較像,還嚷道爹老是這樣形容她,反正早已習慣也沒啥不好,她就是坐不住、閒不下來。

咻一聲,李子凡動了怒氣站起身來。

唉呀,這樣就生氣,也不想想他那段老是被打擾的日子是如何熬過來的。

李子顥輕笑出聲,拉了李子凡坐回原位。「得了,我明白。」這悶葫蘆是玩真的,看來宮中將有不一樣的變化產生,吱吱喳喳的小麻雀還不能形容她,人一來瘋,說不定會來個全體帶動遊花園,宮中躲貓貓一日嬉戲記。

「子凡,皇兄開玩笑唄,別太在意。」李子亦哂然一笑。聽來,段沁穎是位好動的娃兒,希望為一成不變、沉悶無趣的宮中帶來熱鬧的氣氛。

抿了抿唇,李子凡斂了斂神情。「知道了。」他忘了李子顥早他一步認識段沁穎,要不是拜訪段府一趟,他也不曉得這對姐妹花的差異不是普通的大。

李子顥望向李子凡,「母后的意思為何?」六月荷花之慶,他將迎娶段沁瑄,算算日子,對李子凡來說,若非過於匆忙,同一天辦喜事也不是行不通,只是依照規定,皇帝娶親是大事,撞不得同日舉行。

沒好氣的瞪了皇兄一眼,「萬公公已傳母后及你的旨意到段府。」這隻狐狸皇兄明明知情,還故意尋他開心。

今早母后娘娘,也就是西太后,派了不少小公公和宮女至景威宮,開始佈置張羅新房,順便親自到景威宮告知他們私下已決定的婚期,他都來不及思考時間的妥當與否,萬公公一早就準備出發到段府宣旨,連聘禮都已準備妥當,等會兒他也得親自到段府一趟,否則那小妮子肯定胡亂猜測。

他們一向尊稱西太后為母后娘娘,自己的親娘為母后,雖然不同母親所生,兩位母后皆視為己出般的愛護。

李子亦與李子顥相覻而笑,原來這小子是在鬧彆扭。

「小順子、小利子。」

「喳!」

李子亦喚了聲小公公道:「備馬,魁威小王爺要出宮,動作快點。」

「是!」只見兩位小公公跑步出景威宮。

他的心事全讓兩位皇兄猜中,算了,還是出宮先。

「子凡先行告退。」快馬加鞭的話,大概能追上萬公公的馬車。

大手一揮,宮女們立刻過來收拾桌上的茶杯。

「一塊走出景威宮吧。」三位兄弟並肩步行。

感嘆著,從小一起長大、一起學習,沒想到都到了要成親的時刻了,歲月不饒人哪。

 

 

(未完待續......)

 

 

 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