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上一身合宜亮麗的正式衣著,段沁瑄與段沁穎來到前廳,貼身侍女緊跟其後。只看見爹娘與其中一位貴賓談笑風生。

  「爹、娘。」段沁瑄有禮的喚了聲,瞧見爹的眼神指示,她向著貴賓行禮。「民女沁瑄,拜見魁威小王爺、木殿前大將軍。」她微微蹲下身子。

  見她邁著細碎的步子慢慢從中出來,仔細檢看段沁瑄的行為舉止,其體態果真優雅大方。

  木捃廷馬上扯開更大的笑顏來歡迎她們,而身旁的李子凡則仍面無表情,毫無反應。

  「別客氣,妳以後可是皇妃了,我還該說聲娘娘千歲呢!」原來李子顥這麼好命,段沁瑄果然如傳說中的美若天仙。

  段祥滿意的捻鬚而笑,段沁瑄的乖巧體貼向來是他的驕傲,不像段沁穎那ㄚ頭……對了,不是要她們兩一起出來的嘛!

往後一瞧,便看到正在與綢裙奮鬥中的段沁穎。

「ㄚ頭,還不快向兩位大人問安。」這小妮子到底要到那一天才能乖乖地不闖禍。

「等等嘛,別催啦。」都是喜玉害的,腰帶也不束緊些,唉,又要鬆掉了。

段沁穎獨自和那條不聽話的腰帶戰鬥著,完全不理會現場還有她爹口中所說的兩位「大人」。討厭,久久沒穿它,都忘了該如何對付。

真是有趣的女孩兒,木捃廷聞聲而轉頭。

是她!那個從那天後就不見的可愛小妞,原來她是段相府的二千金。

不知?李子凡那木頭人認出來沒有,木捃廷看向李子凡。

喲!早就發現了,敢情他從段沁穎一出來就注意著人家了,很可疑喔。

是她!

李子凡眼不轉睛的盯住她的嬌小身影,呵,他被她騙得好慘啊。原來她是個女孩子,害他以為自己有斷袖之癖和戀童症,竟然會喜歡上一個男孩子,令他成天心神不寧。

等等,那她的本名呢?

喜玉馬上衝上前為段沁穎將裙帶繫好。

段沁穎此刻才不情不願的向他們行禮。

「民女沁穎,拜見……」他們是誰?剛才好像聽姐姐和荷玉講過耶。

這小ㄚ頭,真是可愛得緊,有她在的生活肯定有趣。木捃廷瞧她一直未抬首,也忘了他們的來歷,便開口道:「免了,起來吧。」

「早說不就好了,害我想了那麼久。」段沁穎咕噥著,慢如龜爬的起身,當她抬起頭的那一刻……

「是你們!」天啊!

其他人不解的看著段沁穎與兩位貴賓的表情。

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未開口的李子凡忽然爆出一句話。「妳是女孩?」語氣中有絲微慍。

聽出他話中的不悅,段沁穎想也不想的反駁。

「對啊,你也沒告訴我,你是小王爺。」如果依荷玉所說,木捃廷就是殿前大將軍,而他……真實身份為魁威小王爺。

「妳可知,欺瞞本王可會治罪。」李子凡從來沒這麼失敗過,讓一個小女孩左右他的心思、他的情緒,甚至腦袋裝滿了她的身影。

輕哼一聲,段沁穎不理會他是否是小王爺,嘟起小嘴直抗議著他的不是。

「那天在街上你又沒問我是男是女,那能說我欺騙你,還有,你也騙我說你們是兄弟。」小王爺有什麼了不起,只是比較好命,生在皇族而已。

段丞相與段夫人冷汗直流,她可知道李子凡是多受皇上重視的親弟及大臣嗎?這小妮子怎麼學不會看事情的輕重啊!

反觀段沁瑄的表情,仍然掛著溫柔婉約的笑顏,彷彿洞悉這一切的劇情般。

在眾人各懷猜測的狀況下,正主兒令大伙意外的先出了聲。

噗!李子凡不禁大笑出聲。

果然,段沁穎不畏懼他特殊身份,如此自然與天真,而且她嘟嘴的模樣令他想上前咬一口,他想,他完了。

這一笑,使得木捃廷和段祥呆住了,原來李子凡也會笑!

為了躲開其他人流露不可思議的眼光,李子凡拖著段沁穎來到花園,並且不淮任何人打擾。

  「喂,你快放手啦。」段沁穎使勁地想甩開李子凡的大掌,但不管如何,他就是如黏附著般不放。他真是一個大無賴耶,沒禮貌!

  確定這花園裡都無閒雜人等後,李子凡才放開段沁穎的小手。

  「妳現今有無婚配?」迫切詢問道。他怕……段沁穎已先許配給那戶大富人家的公子,前陣子聽說尚書府的夏大學士,有意向皇上請示將段府二小姐許配給夏家二公子,當時他並不在意,但現在情況完全不同。

  不滿被一路拖著走的段沁穎,心不甘情不願的回了句:「有又怎樣,關你何事?」她說的全是氣話,那麼多天沒見面了,虧她心裡想的、念的全是他,竟然就如此無禮的拉著她的手,丟臉死了,要是讓別人看見多不好意思。

  「真的有!」李子凡突然激動的抓住段沁穎的雙肩。他不淮,他不淮她是別人的!

  推開李子凡,段沁穎吃痛的揉揉雙肩,「沒有啦,只是隨便說說。」那麼兇做啥,她又沒欠他。「喂……」甫微張的小嘴立即被封住。

  像是為了懲罰段沁穎淘氣的言語般,李子凡迅速的吻住她的唇,輕輕的、柔柔的,如薰風輕拂過那般甜蜜。好久,李子凡才不捨地放開。

「你…….」尚未從驚訝中回神的段沁穎只能回答出這一個字眼來,對她來說,這一吻太過於令她無法承受,熱情中帶著香甜,狂野中帶著溫柔。

「給我時間,等我的消息。」李子凡擁緊段沁穎,在她耳畔許下了諾言。

 

 

(未完待續......)

 

 

 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