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穎兒、穎兒。」喚了數聲,名字的主人仍毫無反應的望視窗外,段沁瑄拍拍她的窄肩。她家小妹今兒個怪怪的。

  不!應該說這一陣子都很奇怪,自從前幾次偷偷離府,回來後被爹訓了好一會兒,並且遭到禁足,除了相府外,其餘的地方一律不許去,一向好玩的段沁穎當然立即反抗爹的命令。

  但是,爹在府內上下發布的警告令,只要段沁穎一出門,負責管理各個大門的守衛便要加重受罰,段沁穎的貼身侍女喜玉更要脅以家法伺候,天生淘氣又擁有正義性格的她,當然不願因為自己的自由換取別人的皮肉之苦,所以這些日子以來,難得看她乖乖待在家裡沒吵著無聊要出去晃晃。

  雖然段沁瑄覺得這是件好事,不過,老是感到那兒不對勁。

  「啊……」因段沁瑄的觸碰,段沁穎反應慢了好幾拍的回神。都是爹那個老頑固啦,說什麼女孩子家要靜靜地待在家學學刺繡、女紅、書畫、禮儀以及一大堆什麼三從四德的老古板道理,一思及此,她就想睡。

  剛遭禁足那幾天,段沁穎從不給她爹好臉色看,連續幾次「不小心」打破他最喜歡的古董花瓶和珍玩,她老爹也只能吹鬍子乾瞪眼,因為誰叫他不讓她到府外去玩,她只好在家裡玩囉。

  都是爹害的,害她不能再去看木凡的,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在那條胡同裡?老實說,那視線對上的那一瞬間,她就無法逃開那雙令她迷眩的眼眸,腦海中不時盤旋著他的身影,還有……那個不小心的擁抱,讓她體會到女人與男人的不同之處。

  天呀!她想他都快變成花痴了。

  「穎兒,妳怎麼了?」才剛剛招魂回來又發呆了,真是的。段沁瑄將段沁穎的小臉扳正面對著自己。「有事就跟姐姐說,別悶著不出聲。」

  雙手不安的絞著衣擺,段沁穎心想,該不該告訴與她最親近的姐姐。「姐姐,我……沒事。」如果段沁瑄知道這件事,一定不會讓她出門,說了也沒有用。

  可是,這答案令段沁瑄不滿意。「真的?」她以狐疑的眼光看著鬼靈精怪的小妹。「那麼,我喚了這麼多聲為何沒聽到?」這小妮子一定有心事。

  「因為……」段沁穎在段沁瑄的注視下無言,小腦袋瓜正努力的找尋理由,「因為我在想理由說服爹讓我出門。」語畢,段沁穎自己在心中暗罵:真爛的理由,連喜玉都編的比她好。

  「真的嗎?我不信!」一針見血,段沁瑄令段沁穎沒台階下,當了將近二十個年頭的親姐妹,難道不明白她的個性及一些細微動作嗎?

  「我……」正當段沁穎要回答時,一陣急忙的聲響傳進來。

  「大小姐、二小姐,老爺請妳們梳理打扮一下,有貴客光臨相府,要妳們出去露個面。」段沁瑄的貼身侍女荷玉推門而入。

  「貴客?」段氏姐妹互相對望了下。

  「誰啊?」段沁穎沒好氣的說,爹也真是的,明明整天唸她這副不像女孩樣不宜見人,這回兒又要她出去,真麻煩。

  荷玉偏頭想了想。

  「一位好像是姓木的殿前大將軍,另外一位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魁威王爺呢!他們下江南來遊玩,順便帶了些皇上所賜的珍貴物品給大小姐。」

  過陣子她將隨著小姐進宮,光從那一屋子的禮物看來,這位未曾照過面的皇帝也許是寵愛小姐的,她只希望小姐能夠得到幸福,身外之物並不是那麼重要了。

  至於那位負心漢的誓言,期盼大小姐將之全部拋於腦後,真是為大小姐感到不值,氣死她了,那時信誓旦旦的模樣都是騙人的。

皇上所賜……段沁瑄的眼神裡是滿滿的失落與無奈,小手不知覺地握緊了那塊定情玉佩。上官顥,你果然忘了當時的約定,這一年來的日子如此難熬,如今她將入宮封妃,而他是否知曉、而他是否還記得在江南河畔苦苦等待的她。

偉岸英挺的他,初次見面就令她深深著迷,雖知談吐非凡、一身貴氣的他身為宮中御醫,仍免不住感到驚訝,離情依依、私定終身一事至今依舊時常在夢裡出現,他的身影總揮之不去,她不在乎要等候多久才能長相私守,只怕等不到伊人的消息。

誰知道,幾個月前的指婚打破了她的美夢。太后的喜愛、爹爹的促成……全令她心碎,她寧願許給平常人家也不願策封為妃,這些時日她仍痴痴的盼著上官顥的消息,可隨著迎娶的日子越接近,她的心也就越死寂,難不成他的每一言、每一句都是欺瞞,教她情何以堪。

除了沁穎與荷玉外,她將此事深深的埋藏在心中,是他先負了她在先,不能怪她無情無義。雖然想悔婚,但對象可是君王之尊的皇帝,爹爹的官位、全家人的性命皆在她身上了,若不是為大局著想,她早就逃離江南。

為何老天要她心許上官顥在先,若不是這般,被策封為后妃也不會如此痛苦,而她……該如何去對面未來的丈夫、那治國平天下的帝王……她的真心已全數給予他人了啊,再也存無任何一絲的保留。

  「小姐們,請妳們趕緊打扮,不然老爺又要罵人了。」喜玉和荷玉兩人立刻為小姐們梳裝打理一番,又是換衣裳又是點胭脂抹蜜粉的,好不忙碌。

  喜玉從衣櫥中取出一條桃粉色的綢裙,要段沁穎換上。

  「要我穿上這東西?沒得談。」見鬼的要她穿上這不自在的綢裙,說不定連路都不會走了呢!

  「穎兒,快換上,別再惹爹生氣了。」段沁瑄溫柔勸說,她在相府裡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希望這小妮子別再令爹發怒。

  看到段沁瑄眼中流露出的愁慮光芒,段沁穎明白那所代表的意思。

  「嗯…….穿就是了。」對啊,姐姐離開相府的時間也快來臨了,她該學會乖乖聽話、照顧雙親才是。

  該死的上官顥,如果下次遇見他,非得打斷他的牙不可,惹得姐姐整天以淚洗臉,欺騙姐姐的真心,罪惡深重。

  「妳們動作快些沒關係,別讓客人們久等了。」段沁瑄吩咐著侍女。

  這天遲早會到來,他與她之間……命中注定有緣無份。

 

 

(未完待續......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幻穎居 Vanya's blog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