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MG "" src="http://pic.pimg.tw/takuvanyiing/48c7e6321f8b9.jpg" border=0>

「子凡,此次江南遊收穫不少唄。」只要提及江南二字,他的臉色顯得有絲不安,難不成發生了什麼事?

李子顥眼珠骨碌碌地轉動著,目光望向一同行事的木捃廷。

輕咳了聲,木捃廷舉杯啜茶以示不知情,避開他眼神的追問。李子顥給人的第一印象為俊逸溫雅的好男子樣,凡事都好商量、好交談,卻不知他簡直如同雙面人般,笑面狐狸是他取的封號,惹到他的人通常下場只能用慘字形容,心府深不可測。

礙於李子凡的警告,所以私人恩怨不干我事,親兄弟自個兒去溝通,要是交涉這渾水,不難弄得兩方不是人,豈不虧大。

接受到木捃廷求救的眼光,李子凡輕言道:「皇兄,您多慮了。」到他還未想清楚以前,不敢斷定是否僅於見到方穎時,才會有此悸動。

唉呀,兩人狼狽為奸,欺上瞞下。「多慮?呵,是否為兄多慮……」李子顥拎起扇柄敲向李子凡的左肩。「皇弟自個兒心裡有數哪。」欺君大罪,可是很重的唷。

臉色的不自在,早已透露出他的不安,有些羞赧、有些酸澀。

「下個月將娶親,皇兄應關心婚事。」淡然地轉移話題。

那天,在街上相撞認識後,事隔三天又在同樣的地點遇到方穎,話說也巧,這等默契不知何來,索性當天相邀至城裡的天香樓喝茶聽唱,把茶言歡,因回京呈報一事,將近五天沒見面,心底總覺得不甚踏實。

提及未來的皇后,李子顥的眼眸頓時柔和萬分。「都已安排妥當,不勞諸位煩心。」

張羅準備了好些時日,與兩位母后商談過後,原先段沁瑄將以皇妃的身份入宮,而他本無再娶其他妃子的原故,等候迎娶大轎邁進宮中城門,仿照《春秋》中迎王后于紀的先例,在途中即可稱為皇后。

「唉呀呀,要是段家千金知道,你就是那貴為天子之尊的皇帝陛下……」木捃廷一臉藏不住的輕諷意味,「後果……你有想過吧。」

李子顥的眼眸閃過一絲憂慮又立即恢復,快得令人感到只是錯覺。

「與母后坦誠那刻起,早已有心理準備,甭你多心。」這事情的輕重,他還曉得如何應對,但……沁瑄的感受嘛,想必不會如他所猜測般的順利。

幾年前,他一滿十八成年禮當日,父王就有意為他指婚結配,他以國事為重暫為推拖,僅於幾位千金小姐、大家閏秀見過面,兩位母后皆有意中人選,父王也認為納個三妻四妾入後宮也不為過,但他可沒那麼多心思去理會佳麗們,讀過不少聖賢書,他明白若能當位一心一意的丈夫,遠比擁有無法數計的後宮來得幸福,再者,當今李氏王朝不只他一位傳人,還有兩位皇弟在後,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的帝王之座,也不是非他不可。

要是能夠拋開這江山重擔,何樂不為,不過,目前李氏王朝仍由他在掌握,終究還是得有繼承人,再三與父王、母后保證後,他才能夠先安心的以政務為主,直到去年的三月迎桃花慶典,他才終於等到了這輩子只想迎娶的女子。

那時的他以太子的身份私下微服出宮,並未帶著任何隨從,單純地遊江南、探民情,打聽到江南河畔的凌波寺正在舉辦迎桃花慶典,猶記在那條江南河上的小橋,初次與她相遇,橋旁的柳絲正長、桃花正豔,而她就如同一朵粉桃地綻開著,柔柔地笑顏、婀娜地體態無一不吸引住他的目光。

不知如何開口交談的他,恰巧一陣微風吹來,將她香甜地手絹送到自個兒的面前,感謝這陣風讓他們有相識的機會,幾次見面後,他得知她為段丞相的大千金,溫柔婉約、知書達禮,桃花慶典當日則是為了振災布施於凌波寺旁分送包子、饅頭等糧食給予貧苦人家,在地人均曉得段府每隔一段時日便於寺廟附近布施,經常見到段大千金段沁瑄那盈盈淺笑地為人民服務。

一個月後,兩人依依不捨地在江南河畔告別,執手相看將萬種柔情傳遍,他對天發誓這生非她不娶,她也承諾非他不嫁,兩顆已許的心緊緊相繫,請她靜待他的消息,並將出世時就佩戴在身上的玉佩,當作定情之物交給她後,便離情依依地離開江南回宮。

回宮當天,本想告知父王及兩位母后他於江南遊私定終身一事,豈知父王己臥病在床時日無多,僅能趕緊宣告天下傳位之事,國務政事一下子就全落到他肩上,為了百姓民生只得先把兒女私事放一邊,直到全數政務歸為正常步調,他無法多等待地向兩位母后提出此事,而母后剛好因五十大壽的關係,收到段丞相的賀禮,也就是由段沁瑄所繡織「百花爭妍戲春風」的女紅,令擅於女工的母后愛不釋手。

多次討論交談,兩位母后對於段沁瑄早已擁有太多好感,因此,朝廷宣東太后和西太后旨意,將納段府大千金段沁瑄入宮為妃,入城門那一刻即可宣為皇后,對他而言,這將是這生最幸福的一刻。

但是……讓她等待了將近一年,又以真實身份迎娶之,想必,這些日子的她肯定不好受,若非怕真正的身份嚇著她,他也不必借用御醫之名與她約束,因木捃廷的提醒,他不免擔心娶親當晚……頭上紅錦布一掀後的景象。

唉!他早預感當晚的洞房花蠋夜,大概與這幾位兄弟於後花園把酒問青天去。

「呵呵,自己造的孽應自己收拾哪。」涼涼地望著似錦般地彩霞,木捃廷打算等會兒回將軍府就告訴妻子這事兒,難得見他狼狽樣,不來捧場的話,總說不過去。

兄弟倆各擁心事,直到夕陽西下。

 


P.S 此文部分資料來源引自於:陳明、曉敏(2000)。中國皇室秘聞揭開。台北:台灣實業文化。



(未完待續......)
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