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

  寶馬雕車香滿路,鳳蕭聲動,

  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

  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。

  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

 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

               青玉案 元夕(元宵) 宋-辛棄疾

 

 

  長安城裡,一片繁華似錦、繁盛如沸鼎的富貴街景,人來人往,以及小攤販此起彼落的吆喝聲、人民百姓一問一答的交談聲,象徵整個李氏朝代的經濟繁榮,政事安定。

  四周圍的每一處熱鬧,無一不緊緊的吸引住段沁穎的目光。

  「小姐,我們這樣跑出來,沒問題嗎?」喜玉不安的扯扯身上的書僮衣裳。萬一被老爺知道,她就死定了!

  啪的一聲動作帥氣的收起手中的羽扇,提著扇柄使勁敲了喜玉的腦袋一下,段沁穎沒好氣的說:「是公子,告訴妳多少次了,還記錯。」瞪了她一眼,段沁穎自顧自的往前走,絲毫不理會在她身後的笨「書僮」。

  身為相府千金,得應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偏偏對於段沁穎來說,全是些無聊的八股觀念,無法以女子裝扮出門的她,只好偷偷地「請求」衣物總管何伯想辦法偷渡一套男裝,她可是握有要他不答應也不行的把柄呢。

  揉揉疼痛的後腦,喜玉連忙追上去,「小……不對,公子請您等等小的。」她馬上會意的改了稱呼詞。她家小姐真是異於常人,堂堂相府的千金小姐不當就偏愛扮成男裝,常溜出府邸到處玩樂,好歹她是個名門淑女,沒事卻喜歡搞叛逆,興趣則是騎馬、練武術,個性大而化之又迷糊,非常的豪爽,一點大家閏秀風範都沒有,像個男孩子似的。

  唉!誰叫她喜玉是她家小姐的貼身女侍,也只好認命了。

  「這才對嘛!」段沁穎滿意的點點頭,一邊欣賞各小攤的商品、古玩、飾物,以及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兒等等。

  「公子,可以回府了沒?」喜玉無精打采的晃著腦袋,開始感到無聊的要求道。都出來快半個時辰了,再不回府,老爺知道就慘囉!

  把看著手中的胭脂水粉,仔細地一一挑選並配合著各色彩的樣式,段沁穎的心思全放在上頭,對她的唉叫不理不踩。

  這個舉動可嚇壞了她身旁的喜玉。天啊!打從她九歲進府服侍段沁穎以來,第一次瞧見她對女人的東西有興趣,實在不是她這個ㄚ頭愛嘮叨不休,而是段沁穎雖然身為女兒身卻不愛穿著錦衣綢緞、絲絹襦裙,總是一身輕便的打扮,對胭脂水粉和寶石、玉簪更是視若無睹,當它們不存在般,讓它們靜靜地躺在珠寶箱內連看都不看,動不動一下。

  今兒個怎麼反常啦,懂得要打扮自己,突然有身為女兒身的意識,還是……

  「喜玉、喜玉,妳發什麼呆呀?」段沁穎毫不客氣地又敲一記,把她的魂魄給招回來。

  「哦,公子有何事吩咐?」喜玉連忙回神詢問,想著想著又出神了。

  不理會她的怪裡怪氣,段沁穎拿取幾個胭脂水粉要喜玉為她挑選一下。「依妳看,那個比較適合……」她的話語未結束,喜玉急急地打斷,太好了,她們家小姐終於開始像個女孩子家。
  「嗯,全部都很適合小姐,妳不必擔心。」她家小姐雖不愛扮回女裝,但是天生麗質又脫俗,光滑細緻、凝脂剔透的肌膚,再加上白皙清淨的俏臉蛋,肯定抹上什麼都能驚豔整京城的大小老少。

  翻了翻白眼,段沁穎實在非常佩服自己能夠忍受她婢女的少根筋。「誰跟妳說是我要用的,別亂猜好不?」

  喜玉瞪大雙眼結結巴巴的說:「不是小姐要買的,難不成還有別人。」

  閉上眼睛深吸呼再慢慢睜開,段沁穎忍住想上前一拳給她昏的衝動,一來是太重拖不回去,二來是丟人現眼。

  「是要買沒錯,但是要送給姐姐的,才不是自己要使用,我怎麼會想用這玩意呢。」又不是忽然想不開,會去用這種「毒藥」來殘害自己,一抹上蜜粉她就覺得臉頰發癢、一噴上香水她就覺得渾身不對勁、一擦上胭脂她就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說話,總而言之,這些東西就是不適合她。

  原來如此,還以為段沁穎終於想開了,想好好的當一個真正的相府千金,沒想到她會錯意了。喜玉聽到這句話不禁長喟一聲,沒關係,早已經習慣她主子的另類。「大小姐就快用不著了,送她也沒用,只能留作記念。」

  相府的大千金段沁瑄最近被太后相中,近些日子已著手安排準備讓她風光進宮,並將策封為皇妃級人物,說不定好運點,直接令皇上看對眼進而封為皇后,可是……一入皇宮深似海,要讓皇帝寵幸也是不容易呀。

  李氏王朝為開國始祖李樘所創國,至今已經有八代的歷史,前任天子也就是第七代傳人李永憬娶了兩位賢內助,分別封為皇后及皇妃,後宮就再也不曾有過任何妃子產生,兩位姐妹感情甚好,輔佐李永憬處理政事與國務,三人感情可比是舜帝與娥皇女英,皇后姜氏為大學士之女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更擅長女紅刺繡,為皇室添了大皇子及三皇子等兩位皇子;皇妃鄭氏為將軍之女,自小習武練劍,知書達禮,文武兼備,為皇室增加了二皇子及小公主等兩位皇室子弟。

  一年前李永憬臥病在床,不久就將國家交給太子繼承,因此,當今李氏王朝由大皇子李子顥所接掌,其餘皇子為輔佐,雖然這位剛上位的新皇帝未曾擁有過任何一位後宮佳麗,目前僅以國家大事及政策為主,塞外戰事與國家結盟為輔,但當擔萬人之上、一人之下的天子已有半年時日,宮中也傳出選秀的消息,要策后封妃是遲早的事情。

  對啊,姐姐段沁瑄就要入宮為妃了,是否能再見面都很難說呢?「臭喜玉,沒事提這事兒做啥,那壺不開提那壺。」吸吸鼻子,段沁穎的眼眶泛著淚水。

  段沁瑄與她完全是不同性格的兩個女子,段沁瑄溫柔似水蕙質蘭心,美得令人屏息,人稱京城第一大才女,琴、棋、書、詩、畫無一不精,刺繡功夫可稱京城第一,就是因為她所親自刺繡的「百花爭妍戲春風」一圖,被爹當作太后五十大壽的祝賀禮,使得太后愛不釋手放置在房內每日欣賞,再經由眾丞相向太后熱烈的推舉,段沁瑄就此令太后印象深刻,才相中她進宮為皇氏嬪妃。

  當聖旨由公公送到相府來的那一刻,姐姐臉上少去了昔往那份叫做自由的光彩,雖然皇上賞賜了好些珍貴珠寶給段沁瑄,但她連碰都不曾碰一下呢!那個色鬼皇帝明明可以擁有三千後宮佳麗,為什麼偏要姐姐進宮,更何況……她有心上人了,如此拆散一對鴛鴦,真是造孽啊!

  「抱歉,喜玉說錯話,該罰。」喜玉知道自己踩到段沁穎的痛處,便識相的舉起雙手往臉上打。

立刻抓住她的手,段沁穎恢復原來的模樣。「算了,這也是無法磨滅的事實。」只希望姐姐在宮裡能過得順心,不讓家人為她擔心。

接著,段沁穎乾脆自己挑了幾樣胭脂水粉,要小販打包,便打算打道回相府。經這麼一鬧,她實在也沒心情繼續逛下去了,還不如早點回家多陪陪姐姐。

「咱們回府吧。」段沁穎與喜玉從大街轉回小巷,再拐出了趙家胡同,雖然天色漸晚,可是街上仍是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鬧。

 

(未完待續......)
 

創作者介紹

幻穎居 Vanya's blog

Vanya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